︿Toyo.

世界这么大 你一定要去看看

PP鲁:


半个月前,一句“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不知感动了多少想出去走一走的都市年轻人。是的,我想说,世界这么大,你一定要出去看看!


多年的挚友都知道,以前的我,确确实实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学霸。在爱上旅行和摄影之前,我就是一个书呆子。本科四年,我的生活几乎就是三点一线:教室、食堂还有宿舍。虽然大学生的时间最充沛,最适合出来走一走,但是那时候,我每天都把自己埋在实验报告、编程代码还有程序作业里。在同学眼中,我可能就是一个不太会与人沟通的学霸,从头到脚都给人一种无趣的味道。在本科以前,如果在路上偶遇,我绝对不会主动跟对方打招呼,我自己都知道,我这是“回避型社会人格”,多少次想改变自己,却真的逃不出内心的怪圈。本科四年下来,还好我有幸被保送到了北京大学读研,也算是对我这几年认真学习的鼓励。


所幸,毕业季我开始接触了相机和摄影,又在研究生期间加入了北大摄影学会,有一批小伙伴带我玩耍。记得我的第一次户外旅行摄影是2012年的十一,我和几个小伙伴一路从成都穿越半个中国,到达内蒙古的额济纳。那时的我还没有任何户外旅行的经验,一路被几个比我还小的小朋友调戏。虽然他们没说我是书呆子,但是我知道在他们的印象里,我就是一个正正经经不会聊天的书呆子喽。


在巴丹吉林沙漠,我第一次学会了如何扎帐篷,第一次和大家在户外做烧烤,第一次在昼夜温差二十度的地方睡睡袋。而我现在还记得,那天傍晚,为了拍摄日落,我们一路在沙漠越野车里过山车般地追逐落日的余晖。一车人一起遥望着西方,看着金色的沙漠和美丽的夕阳,那种旅途的不确定和未知感,第一次让我觉得这个世界竟然如此有趣,有趣到我必须用有生之年去发现这个地球的所有精彩。



在北大,认识了很多摄影学会里的朋友,从一开始他们带我玩,到后来我开始组织大家一起玩。2013年的五一,我作为领队,带队前往山东长岛;2013年的十一,我又作为领队,带团前往甘南采风。2014年有幸前往澳大利亚交换学习半年,在澳大利亚尝试着一个人独自穷游。曾经和两个加拿大人一起拼车行走大洋路,一路即使有旅社我们依然选择住帐篷睡睡袋,即使有餐馆,我们依然选择在超市买食材自己做。那几天,每晚都在睡袋里被潮湿的空气冻醒;白天就是一天三顿的三明治加凉牛奶,一路饿得难受,到了最后一天,饿得忍不住买了九澳元的汉堡套餐,结果还被两位加拿大朋友鄙视了。也算是切身体会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穷游精神”。用他们的原话来说就是:“Every single cent counts!(一分一毫对穷游者来说都很重要!)”



世界那么大,其实不在于的是外面怎样的景色,而是在于选择走出封闭的自我的状态。从澳大利亚回来之后,终于开始明白,勤奋工作固然重要,但是学会如何与人交往对我来说才是重中之重。而幸运的是,一路上认识的人,他们用他们为人处世的细节,慢慢地影响着我,让我开始喜欢主动去了解不同人的不同生活状态,让我开始热情地与人交往,让我发现了另外一个广阔的世界。



2015年3月,本来想去尼泊尔,无奈尼泊尔机场出现故障,只好在昆明转而走了一次滇藏线。一路进藏,收获的不仅仅是风景,更是山川的博大,藏地的豪迈。于是,在云南德钦飞来寺,有幸亲身见证了梅里雪山日照金山的全过程,又在西藏林芝色季拉山口,有幸亲眼目睹了南迦巴瓦峰的真容。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佛祖对心诚的我的眷顾。


所以,摄影和旅行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一门爱好,更是一场发现自我的体验。因为摄影,所以爱上了名山大川和人文地理;又因为旅行,所以结识了五湖四海和天涯知己。旅行没有什么意义,对我来说,发现了那个水瓶座的自己,就是真正的意义。



走过这么多地方,最后发现对藏区情有独钟,不仅仅因为这里拥有世界屋脊独特的风景,更因为藏地的风情故事、藏传佛教的虔诚信仰,无一不让人觉得这是一个神秘莫测的土地。西藏归来,我想把这种藏地的旅行体验带给更多的朋友,我希望更多的年轻人都有机会来了解一下这样有故事的旅行,并把这样的旅行体验带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用一种豪迈的态度面对都市生活的日常。



于是,我决定从梅里雪山雨崩徒步开始,把这种旅行作为自己第一个项目,带给希望有不同旅行体验的年轻人。一边焦头烂额地忙着准备毕业论文,一边各行朋友商量创业事宜,好事多磨,最后,“时光机旅行”(微信公众号:sgjtravel)终于上线了。这个五一,我亲自带团,前往梅里雪山,徒步雨崩。这一路,我们徒步十八公里走进雨崩,在神瀑下接受圣水洗礼,挑战了海拔三千八的冰湖...第一次旅程圆满落下了帷幕。这里也感谢支持我的各位团员,感谢帅气的康巴向导次里和米拉,感谢帮我定飞机票的吴总,感谢所有帮助我的人!



无论如何,世界这么大,你一定要出去看看!



占夏:

毕业前的春假提前回日本原打算参加就职活动,谁知第二天就311大地震被吓得躲回国。不去实习不找工作,面临毕业大关的我在家人不断的碎碎念中动起了毕业旅行的念头,从微博预售电子书集资,到一个人30天欧洲五国TourV...

这本书里记载的这次年少轻狂的负梦旅行,是我和800位donor共同的青春记忆。

#TourV#实体书 6月7日京东独家上架,请大家多多支持 (〃v〃)ノ


鲤鱼旗飞扬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阳历的五月五日是日本的男孩节,有男孩的家庭会悬挂鲤鱼旗来祝愿孩子们像鲤鱼一样健康成长、出人头地。每年男孩节前约一周时间,相模川上都会升起1200匹鲤鱼旗,并举行一系列节日活动。五彩的鲤鱼旗随风飘扬在河流上空,它们带着人们的希冀溯风而上,游向龙门。而与此类似,东京塔下也会悬挂333匹鲤鱼旗庆祝节日。




提到鲤鱼旗,大家脑海里都会想到日本电视里那些彩色的鲤鱼旗帜随风飘扬的场景。每年的阳历五月五日,也就是日本旧历的端午节,有男孩子的家里都会悬挂鲤鱼旗,而各地也会举行相应的节日庆典,来祝福男孩子们健康成长、前程灿烂。这一风俗始于江户时代,结合了中国的“鲤鱼跳龙门”传说。如今五月五日已经成为公休日,也就是日本的儿童节(又或是男孩节)。



中国自春秋以来即有以鲤鱼为祥瑞的习俗。孔子因孩子诞生时鲁昭公送来鲤鱼,便给儿子起名孔鲤;《诗经·陈风·衡门》云“岂其取妻,必齐之姜;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将鲤鱼与婚姻相联系。之后民间传说有“鲤鱼跃龙门”的说法,这一典故源于《三秦记》,“…每岁春季有黄鲤鱼,自海及诸川争来赴之…初登龙门,即有云雨随之,天火自后烧其尾,乃化为龙。”《后汉书•李廖传》注引为“龙门,水险不通,鱼鳖之尾莫能上,上则为龙也。”其实这种崇鲤文化最初的源头应是来源于古人对于鲤鱼习性的观察与联想,比如鲤鱼的繁殖力强,成活率高,因此能引申到祈求人丁兴旺的习俗。当然,鲤鱼崇拜有很多种,在本文里不再引申。




崇鲤文化传入日本,与当地风俗融合,逐渐发展成为如今的鲤鱼旗文化。这一现象成型于江户时代,是当时端午节的风俗之一。在江户时期,悬挂彩幡的风俗由将军家传入民间,开始演变为由布、绸做的空心鲤鱼旗,由最早庆祝家族增添男丁,逐渐引申为祝福男孩子茁壮成长、奋发有为、长大后有所成就的寓意。与鲤鱼旗一起悬挂的五彩飘带则有除魔辟邪的意味,用来保佑孩子的健康成长。




有关鲤鱼旗悬挂习惯的改变大致如下:江户时代只是使用黑色的真鲤;到了明治时代一般都会悬挂一对鲤鱼,真鲤与红色的绯鲤;进入昭和时代,鲤鱼旗中增添了青色的子鲤,用来代表家里的男孩。当代的鲤鱼旗习俗又加入了绿色以及橘色的子鲤,这些华丽彩艳的鲤鱼旗代表了包含女孩子在内的整个家族。男孩节实际上也成为所有家庭的节日,并在明治改历后定为阳历的五月五日,最终被纳入法定假日。




如今,儿童节前一周左右的时间,各地都会悬挂鲤鱼旗并举办各种各样的庆典,这也成为五一期间来日本旅行一道别样的风景。在东京及其周边地区,比较有名的比如说东京塔下悬挂的333匹鲤鱼旗,以及神奈川县相模川上的鲤鱼旗祭。





去年五月初从维也纳回到日本,正逢儿童节前夕,于是从成田机场拖着行李箱就去了东京塔。塔下悬挂了333匹七彩鲤鱼旗。这天天气晴朗,却没有一丝微风,红橙黄绿蓝紫黑七色鲤鱼旗们静静垂在橘红色的铁塔下。仰头望去,青空下色彩斑斓。




今年的五一假期去了久闻其名的相模川。位于神奈川县的相模原市从1988年就开始举办大规模的鲤鱼旗祭,在河川沿岸悬挂1200匹色彩各异的鲤鱼旗。风中飞舞的彩色鲤鱼旗,与大地、河流和晴空一起组成了一首五月的风物诗。






五月初的阳光灿烂,杜鹃花开满了街道。我们从桥上走下,绕过一栋栋低矮的小楼,就到了挂满鲤鱼旗的江边。五条绳索横跨相模川,上面挂了密密麻麻的彩色鲤鱼。风时不时的吹来,鲤鱼旗的身姿千变万化,像极了在海里畅快游泳的鱼儿。





河边挤满了来游玩的人们,多是一家数口,在鲤鱼旗下分享节日的欢愉。小孩子们在河川上跑来跑去,小女孩跳着去够那些靠近地面的鲤鱼旗——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张照片,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姑娘蹦蹦跳跳走过一家老屋门前的鲤鱼旗,题注“妈妈,我也想要一个男孩子的鲤鱼旗。”如今,鲤鱼旗也不再是男孩子的专享,而是成为孩子们共同的节日。






沿河有临时搭起的小卖店,鳞次栉比,绵延不绝,当地居民在这里售卖各种日本节日食用的点心。






同许多人一样,买一些喜欢的食物,拎一罐啤酒,我和朋友们坐在河流边的台阶上,看着被风吹舞的鲤鱼旗。那些彩色的鱼儿,扭动着饱满的躯壳,似乎与风做着艰苦的抗争——它们被吹得四处摇摆,但又丝毫不能脱离风而存在。风对于旗就如同水对于鱼一样不可或缺,也正因为受用了这源源不断的动力源泉,鲤鱼旗才不得不忍受烈风中痛苦的挣扎、时时被弯折。如同命运带给一个人的考验,赋予了生命,却又让他的生活充满苦难与艰辛。只有承受了这些痛、驾驭了施痛的本源,才能御风前行,才能在人生的河流里,逆流而上,跨跃龙门,最终成为有所作为的人吧。











时间随着鲤鱼们奋勇前行不断流逝,不知不觉夕阳已洒下暖调的光,游人们也已渐渐稀少。我和朋友抖落身上的尘土,转身离开河岸。只是不知身后这千余匹鲤鱼最终又会有多少功成名就,一跃成龙呢?





徐嘉靖Justin·LoFoTo:

凌晨3点,步行前往嵊山岛最南端的东崖绝壁,这里是中国除钓鱼岛之外最东端的悬崖。由于跟错了队伍走上正在修造的新路,到了目的地才发现要去的地方在头顶悬崖之上。远处天空已经有了光,无奈面前的悬崖挡住视线。犹豫再三后决定冒次险,背负器材,一手打手电,徒手翻过悬崖。然后就有了以下这些照片。(微博:@徐嘉靖Justin

多啦C梦的口袋:

被上帝宠爱的新西兰:冰川雪山、草地森林、湖泊大海、日出日落、银河星空,一生能有机会一次看尽这些美景就足够了。一边是气势磅礴的高山峡谷,一边是梦幻多彩的童话世界。当我真正到达过新西兰后才确定,上帝它确实偏心过。还记得以前看《霍比特人》这部电影时,被里面的玛塔玛塔场景所震撼,几乎被描绘成为与世隔绝的仙境:抬头便能望见湛蓝湛蓝的天空和大朵大朵的棉花糖白云,清澈碧绿的小溪依偎着村子静静地流淌,拥有着5000平方米的蔬菜和花圃,就像陶渊明在《桃花源记》里面所记载的世外桃源。那时候我就在想:这究竟是哪里?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仙境般的地方存在?!原来这里是新西兰。云雾缠腰的冰川,翡翠般清澈的湖泊。 多图游记请移步这里:http://bbs.qyer.com/thread-970507-1.html

茶 道

蔡澜:

陆羽写《茶经》,常听人说日本还是保留书中所述传统,而中国人自己却完全遗忘,实在是可惜的事。 
我有另一套见解:太过繁复的细节,并非一般人民能够接受,喝茶本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理应随意。一随意,禅味即生,才是真正的茶道。 
沏茶的功夫,我只限于潮州式,再复杂,我绝对不肯做。 
日本有了茶道,本来是中国东西,给他们抢去,我们非弄出自己的茶道来不可。所以被日本统治过六十年的台湾人心有不甘,自创出所谓的台湾功夫茶来。 
他们喝茶,先要倒入一个叫做「公道杯」的容器,再分别注入小杯。第一杯当然不喝,倒掉之后,主人强迫你把杯子拿去闻闻,大家只有把鼻子凑近杯中大力吸气,这是多么肮脏的行为!


茶要喝热,倒进公道杯中再分,已泻掉一半,这又是甚么鬼道理呢? 
好了,日本人用像刷子一般的东西把茶打起了泡沫,我们没有那些道具怎和日本人比?台湾人就弄了茶匙、茶则、茶夹、茶匠、茶荷、废水缸等等道具出来。造作得要命,俗气冲天,我愈看愈讨厌。想不到这一套大陆人也吃,当今到处模仿,还说是自己创立的茶道,令人叹气摇头。 
台湾的茶卖得比金子更贵,加上甚么冻顶、翠玉、阿里山金萱、杉木溪高山茶等等名堂,嫌老祖宗的福建茶是次品。 
这些贵茶我也一一喝过,当然是人家请的,我才不会笨到去购买。只有一个结论:就是一味求香,绝无体感 Body可言。采新茶的香,旧茶的色,中间茶的味,像人生每一个阶段都糅合在一起,这才是茶。